文丁客家村拆屋风波‧求大臣接领备忘录‧30人森州大厦请愿

2020-07-12 阅读465 点赞970
文丁客家村拆屋风波‧求大臣接领备忘录‧30人森州大厦请愿(森美兰‧芙蓉1日讯)文丁客家村村民阻止发展商拆屋行动闹得沸沸扬扬,村民在事隔一天后,在召集人及社会分子的率领下,约30人到森州政府大厦外拉起横幅和平请愿,恳求森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现身接领他们的备忘录。他们一行人在烈日当空下一边喊口号一边等待,终于在20分钟后,大臣派出机要秘书代领备忘录及聆听他们的意愿。另一边厢,森行动党州议员们在当时身处森州政府大厦,出席森州第十三届首季第二次州立法议会,森行动党主席兼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在辩论环节,提出文丁客家村的拆屋搬迁问题,他建议州政府插手此事,与发展商商谈,让村民获得合理赔偿。村民以华裔居多文丁客家村村民是于週二上午11时许,共乘校巴抵达州政府大厦,有者则自行开车抵达现场,警方也派出人手到场维持秩序,以免出现骚乱。据观察,村民先在州政府大厦外集合,等候召集人张次耀、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哲文及受压迫人民阵线委员到步后,便拉起横幅和平请愿,他们分别吶喊“Kami Mahu Rumah(我们要屋子)、“MB Turun(森大臣下来)”及“要求见州务大臣”等。村民从上午11时55分开始展开和平请愿,村民以华裔居多,印裔占少数,当中不乏年长者及妇女。其中一名参与阻止拆屋的女村民庄碧琪(41岁)虽然包扎着扭伤的手,但她依然与丈夫杨启雄及两名孩子现身和平请愿,与村民站在同一阵线一起拉横幅,不过,相信是她不抵曝晒,一度出现呼吸困难及欲呕吐情况,被迫坐在阴凉处歇息,所幸休息后无大碍。森机要秘书代领备忘录森州机要秘书沙鲁是于中午约12时15分步出州政府大厦,代表大臣接领备忘录。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也代表村民反映心声,希望森大臣能够体谅文丁客家村村民的困境,插手文丁客家村被拆屋搬迁的风波。“村民希望可以与森大臣会面谈论,如果森大臣很忙碌,也希望他能安排相关部门与村民见面,协助村民解决问题。”沙鲁答应会移交备忘录给森大臣及反映村民意愿后,便重返州政府大厦,但村民没有离开现场,反之等待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完成上半段的森立法议会后,以呈交备忘录複本给对方。中午12时55分,陆兆福与两名村民代表律师萧金良(也是罗白州议员)、谢琪清(也是武吉甲巴央州议员)及汝来州议员阿鲁古玛一同现身会见村民,同时接领备忘录複本。陆兆福告诉村民,他已在州议会上提出文丁客家村问题,建议州政府介入此事。张次耀:发展商应主动找村民谈文丁客家村召集人张次耀说,发展商表示与村民代表多次对话是不属实的,因为客家村民都不承认之前和发展商谈判的“村委会”。“之前客家村有一个由七八人组成的村委会,代表村民与发展商谈论,但往往只有三四名村委会见发展商,这几个村委会面后,又没有向村民报告与发展商谈了甚幺,所以大部份村民不再信任村委会,从两年前起,另成立以我为首的筹委会。”他坦承,筹委会在过去不曾致函要求会见发展商谈判,不过发展商应该主动找村民谈,而非本末倒置。“我们希望发展商可以站在人道立场看待事件,对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慈善企业家,因此希望对方发挥慈善精神,坐下来与村民谈一谈。”他坦言,确实有一些村民接受了发展商的赔偿,这是他们的权利,而剩下仍有61个单位及80户未获任何赔偿,这些住户希望能够争取到合理的赔偿。此外,他披露,警方週一拘捕的13名阻止拆屋者,已经在当晚8时30分陆续获释,至于在阻止拆屋行动中受伤的村民将会向警方投报,初步估计,约有7至10人在混乱中擦伤。阿鲁盼政府插手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哲文说,虽然文丁客家村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甚至有了判决,但政府有义务照顾弱势群体,希望政府安排发展商与客家村村民会面,让事件能达致双赢。“槟城豆蔻村案件也是发展商胜诉,不过在州政府插手下,事情圆满解决。州政府不应该以私人发展为由,拒绝人民的求助,反之通过各种管道及方式去处理客家村风波。”庄碧琪:被捕扭伤手痛昏在拆屋行动遭警方逮捕而扭伤手及晕倒的女村民庄碧琪(41岁)说,她在扭伤时,痛得一度呕吐及昏倒,由救护车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当时有警员随同。“警员告诉医生,是我自己跌倒弄伤手,我丈夫马上辩驳,说是警员强拉我的手而受伤,结果警员赶我的丈夫离开急症室,但是我丈夫坚持要留守现场保护我。”她接受治疗后,与丈夫双双被警方押返文丁警局录取口供,直到晚上8时许才获释放。由于她依然觉得身体疼痛,週二上午再寻求中医治疗,过后到森州政府大厦与村民会合一起和平请愿。罗丽媚:遭警扯脚女村民罗丽媚(48岁)声称,在阻止拆屋时,她遭男警员扯脚,幸好她极力捉着铁栅门,否则整个人必向前倾倒。她也质问:“男警员怎幺可以对女性动粗?我在混乱中也不幸扭伤左手,幸好伤势无大碍。”罗丽媚住在文丁客家村第二期,眼见当地第一期的村民遭到发展商不合理对待,她担心第二期可能面临同样遭遇。‧2013.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