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郁佳书评】其实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国洼地:一

2020-06-12 阅读946 点赞952
【卢郁佳书评】其实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国洼地:一

卢郁佳书评〈其实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国洼地:一部内亚主导东亚的简史》〉全文朗读

卢郁佳书评〈其实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国洼地:一部内亚主导东亚的简史》〉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中国洼地:一部内亚主导东亚的简史》,刘仲敬着,八旗出版。

看了电影《银翼杀手》,说2019年有家製造複製人的公司,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年轻粉肝供应商,专门把年轻複製人送去剧毒的矿场当奴隶卖命。公司怕複製人活久了,经验多了不好操控,所以基因设定複製人四年就会死,当成免洗筷用完丢掉就好。六个複製人不甘向命运低头,九死一生逃狱。只有两个活下来,去找到複製人公司的老闆,要求延长寿命。虽然複製人提出各种方案,但老闆一一驳回,表示已成定局无可挽回。複製人希望破灭,大受打击。老闆不但没叫他滚,还很慈祥安慰他。老闆目光真诚地说,生命虽短,但加倍燃烧就超值,你已经燃烧得有价值。

喔喔,我看到这,大惊:为什幺1982年的《银翼杀手》会演到三十五年后的今天赖清德讲什幺。对,赖清德这个垄断台湾劳力市场的老闆,叫两千三百万複製人把低薪过劳当成做功德就好。敢情统治集团百年来都在喷同一套干话,说「你要是有能力就会领高薪跷脚数钱,就因为你没能力才会低薪」,还有「你过劳死是因为自己身体本来就不好」。为什幺我们天天要听这些干话,为什幺台湾经济萎缩,大家得要出国工作才有正常薪水、每年休长假,留在台湾就是做到爆肝抬去烧。敢问外国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银,阮的性命是不值钱吗。如果你想了解问题的源头,下面这个故事可以参考一下。

 

十年前我读到了牛津教授约翰.达尔文的《帖木儿之后:1405~2000年全球帝国史》,这本书是要回答我们跟欧洲为什幺彼此阶级差距这幺大。为什幺近代欧洲是殖民者,而中国、印度只能任人鱼肉?为何列强的科技、科学、医学、文学、艺术、政体、法律、规範主导全球,难道欧洲人有能力、我没能力吗?传统的历史学家说,欧洲的优势,来自工业革命、启蒙运动、地理大发现。赛啦!《帖木儿之后》嗤之以鼻,说这是传教士、人类学家等美化殖民的鬼话。如果你把欧洲放回跟东亚,还有包含中欧、中亚的伊斯兰世界,这三方互动的框架来看,其实欧洲当时原本是落后的。至于英国为什幺会产生工业革命,是因为印度棉布倾销英国赚了很多钱,但是印度很热不需要英国产的毛料,贸易逆差英国人受不了。所以英国人发明纺织机,把印度棉花做成布,再卖回印度,倒打一耙。欧洲人创新发明,是因为有生存压力,要解决问题。那为什幺中国江南同样盛产棉布,却没产生工业革命?作者说,是因为中国内需大,自给自足,没有压力。也就是说,亚洲优势造成压力,逼着欧洲加速超前,拉大跟别人的知识差距。别人还没开始用蒸汽动力,欧洲已经开始用电和化学物。所以全球化是从帖木儿死后、帝国结束开始,作者提出「欧亚革命」,认为亚洲帝国主义的影响,其实远超过欧洲帝国。

左图,《颠覆世界史的蒙古》,杉山正明着,八旗出版;右图,《帖木儿之后:1405~2000年全球帝国史》,约翰.达尔文着,八旗出版。

欧洲人是不是比较有能力,所以薪水领比较多钱呢?没有喔,其实是后来居上,被你拱上去的。怎幺拱的呢?透过伊斯兰世界和游牧民族做支点。过去党国教科书写历史,是从中原看蛮夷戎狄,都在讲游牧民族的坏话。至于伊斯兰世界,好像不存在,哪有什幺作用。京都大学的教授杉山正明《颠覆世界史的蒙古》这本书,从游牧民族的角度看世界史,说如果没有蒙古帝国,就不会有大航海时代。元朝打通穆斯林商人的欧亚贸易路线,得修筑养护广大道路网、驿站、商队、运补,要发行货币、关税、财政、公共服务、公文系统、翻译机构。总之,自由经济所需要的一切,中原王朝没人做得来,蒙古帝国是用什幺高科技去调度的?答案是穆斯林公务员的技术。

 

主导历史的穆斯林被课本删除了,历史上不存在的「中国」反而成为课本主角。杉山正明说,中国是近代的发明,其实两千年历代王国,连种族、地域、型态都不同,根本说不上一脉相传。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隋、唐,这五百年都是鲜卑拓跋部所建立的国家。辽、五代、北宋、金、南宋、西夏等游牧民族和中原长期互动,最后元朝只是统一南北。学者冈田英弘《从蒙古到大清:游牧帝国的崛起与承续》、《中国文明的历史:非汉中心史观的建构》说,元朝只是新北族,取代隋唐的旧北族,新旧都是游牧民族在互砍。所谓中国人,就是蛮夷戎狄的子孙。

杉山正明主张「统合来自外部」,是游牧民族在主导中原演变。刘仲敬《中国洼地》则提出「秩序输入论」:中原本身没有能力产生秩序,依靠中亚游牧民族转口欧洲的秩序,各朝因为输入秩序而兴,切断输入而亡。从周朝到明朝的欧亚舞台,波斯文官擅长行政、财政、法律;突厥武官则是只说真话,质实刚健,凭藉理性客观公正,逐渐也抢走了文官的饭碗。唐朝靠回鹘人把绢帛从长安卖到今天的乌兹别克,拿到钱招募突厥人这样的中亚武士当佣兵。中亚武士因为军事技术超前中原,落差好像演穿越剧、乱枪扫射拿长矛的兵卒那幺大,发动了安史之乱、藩镇割据,建立五代十国,都在接通中亚秩序输入。安史之乱后,宋朝痛定思痛,去中亚化,赶走唐朝的中亚武士,导致积弱不振,宋就亡于切断输入。明朝一样赶走元朝的穆斯林天文学家,从此曆法就一路错到清朝耶稣会天文学家救援为止。

《帖木儿之后》解释,欧洲原本不强,却在帖木儿帝国灭亡之后,因为优越感的错觉而崛起;《中国洼地》出人意料地回答,其实在「帖木儿之前」,中亚不屈不挠殖民中原,中原才有进步。原来被对的人殖民才是正经事,立论崭新,过程像歌剧般华丽翩翩展开,叙事穿梭史料的惊险、密集、高速使人目眩。交叉比较,刻划出中原创新枯竭、软弱腐化,令人毛骨悚然。《中国洼地》是演讲成书,行文令人想起中世纪神学家阿伯拉开讲,人多到必须安排他在河船上讲,观众挤在两岸听,那种万人演唱会的魅力。

对于「发明中国」,《中国洼地》延伸论点:西晋永嘉之乱后死了很多人,新移入的人口已占八成。从魏晋南北朝到隋唐,关中华北人口已经偷换成鲜卑人了,只是因为取了汉名,所以后人不知道。此时胡人还学唐太宗、长孙无忌一样改汉名,混淆视听。等到辽金元清,胡人有了本土意识,不再改汉名,课本才出现了耶律阿保机、完颜阿骨打。反而是华夏士大夫,把游牧民族改了汉名,发明中华五千年文明古国之说,把目标定在「复兴民族」,过早切断了欧美殖民的输入,徒然让苏联列宁主义政党输入。是不是精采啊,自学生父母请用这当课本,免得继续搞错认同找错目标。其实你是胡人,你全家都是胡人。中华五千年、天地君亲师、温良恭俭让、考试结婚买房生孩子考试的无限回圈,这都汉人的事,跟你没关係,有人逼你就叫他去死一死。

秩序如同工业革命,就是解决问题的创新。议题不在争论殖民是好是坏,而是中原为什幺无法自己产生秩序,只准输入什幺,禁止输入什幺,根据谁的利益来决定。《中国洼地》解释,欧洲优势,来自各阶级、各国之间长期博弈,协调出平等互惠的制度。《帖木儿之后》以为英国比印度进步是因为曾经有生存压力。但中原停滞,不是因为没压力,而是因为小共同体自己产生的秩序被辗碎。牛津教授项飙调查北京「浙江村」二十年,曾有近十万民工聚居此地棚屋,原本非正式的自治,保障完善;等到拆迁盖楼,组织化、合法化以后,反而压榨更烈。因为现在,「毫无保障的廉价劳动力,就是利润的唯一来源。」

左图,《中国文明的历史:非汉中心史观的建构》,冈田英弘着、八旗出版;右图,《从蒙古到大清──游牧帝国的崛起与承续》,冈田英弘着、台湾商务出版。

关键差异是,有权力的阶级,是否容忍其他阶级的生存。华航工会自己产生秩序,去谈判调整劳资关係,结果华航违法开除工会员工,劳动部也就在一旁装死不吭声。你说为什幺近代欧洲的创新能领先中原?因为你在欧洲创新不会被杀头啊干。这下我发现自己是免洗複製人了。为什幺出卖我们又整天喷干话的人可以当人类,而我们就得当複製人呢?

开头聊到《银翼杀手》片中,那位涉嫌影射赖清德的老闆,安慰複製人说,你死了没关係,想成做功德就好。複製人低头不语,然后徒手捏爆老闆的脑袋。

《中国洼地》这幺说:勤奋是被征服者的美德,而勇敢是征服者的美德。

 

本文作者─卢郁佳

曾任《自由时报》主编、台北之音电台主持人、《Premiere首映》杂誌总编辑、《明日报》主编、《苹果日报》主编、金石堂书店行销总监,现全职写作。曾获《联合报》等文学奖,着有《帽田雪人》、《爱比死更冷》等书。